第256章 贺礼(一更)_家有庶夫套路深_穿越小说_笔趣阁
笔趣看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256章 贺礼(一更)

第256章 贺礼(一更)


  叶梨采手里捧着一个黑漆梨木盒子,说:“小姑,这个给你添箱。”

  叶玲娇点头:“哦,谢谢你。”

  叶玲娇说着就打开那个盒子,只见里面是一个冰种碧玉镯子,莹润生辉,成色极好。

  看到那个镯子一刹那,叶玲娇和叶棠采嘴角抽了抽。

  叶玲娇气笑了:“这个镯子不就是我以前输给你的那个?”

  说的是去年她们去摘星台看斗棋,结果叶梨采赢了叶玲娇一只镯子,却输了整整一万多两银子嫁妆的事情。

  “对啊!”叶梨采笑得甜甜的,却给人一种别扭的感觉,“怎么,不行吗?以前既然给了我,那就是我的东西,现在送给你当添箱礼。”

  叶玲娇嘴角抽了抽:“行,怎么不行。这只镯子我可喜欢了,现在回到我手里,我很高兴,谢谢。”

  叶梨采唇角翘了翘,目光落到叶玲娇身上。只见她一身精贵的大红嫁衣,头戴镶珠点翠的凤冠,赤金流苏垂在脸颊两侧,把一张小脸映得娇丽夺目,笑容幸福而甜美,只觉得特别刺眼。

  叶梨采又望向那只镯子,去年就是收了这只镯子,她才霉运连连的。先是输掉了嫁妆,然后婚礼石头充嫁妆成为全京笑柄。如果婚礼没出那样的事情,那名声也不会那么难听,也不会连累张曼曼落选……

  反正,一连串的事情,没一件是顺的!

  现在,她把这只镯子送还给叶玲娇,那所有霉运也会送还给叶玲娇。

  而且,叶棠采和叶玲娇的霉运不是正在开始了吗!

  想着,叶梨采便瞥了叶棠采一眼,眼里满满都是嘲讽,先从叶棠采开始吧!

  等那个庶子死在应城,褚家就会越来越落魄,怕连京城都呆不下去了。到时叶棠采那下场别提多凄惨了。

  而叶玲娇是叶棠采夫妻撮合的,褚云攀这靠山倒了,陈家还会善待叶玲娇这么一个被削爵罢官的破落户之女吗?显然不会!

  叶棠采见叶梨采的眼神嘲讽而又略带疯狂,便知道叶梨采在想什么了,嘴角不由抽了抽,好吧,人家喜欢意银,这爱好她也无法阻止啊!

  “姑娘。”这时秋桔挤进来,拉了拉叶棠采的衣袖,使了个眼色。

  叶棠采看了她一眼,就对叶玲娇说:“我先出去看看祖母。”

  “好。”叶玲娇淡淡一笑。

  叶梨采双眼一闪,也跟着出去。

  叶棠采被秋桔拉着出了叶玲娇的闺房,一路往外走,秋桔低声道:“叶承德来了。”

  叶棠采小脸一沉:“在哪里?”

  “在正厅呢!”秋桔道。

  主仆二人便掠过周围的宾客,一路往正厅而去。叶梨采在后面也听到了,便也与柳儿跟着去。

  叶棠采和叶梨采一前一后地来到了府邸的正厅。

  迎亲的时间马上就到了,一会陈之恒接了亲之后,就会来这里拜别,所以宾客们几乎都聚到这边来了。

  叶棠采走进去,只见屋子里已经挤满了亲戚和宾客,叶鹤文和苗氏坐在上首的楠木太师椅上,脸色阴沉地看着站在中间的叶承德。

  叶承德穿着一身洗得有些发白的蓝色圆领锦袍,那是以前他常穿的衣服,头上简单地用玉簪扎着一个发髻,脸上胡子倒是刮得干干净净的。

  但以前那种儒雅而温和的气质却荡然无存,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脸颊深陷,显得有些落魄。

  “你、你个不肖……回来干什么!”叶鹤文黑着脸,好不容易才压下脾气来。

  叶鹤文恨不得掐死叶承德这个混帐,若不是叶承德,他会丢官削爵?会成为别人口中的破落户?

  而且,叶承德居然还拿着野种去蒙他,差点就混淆了他们叶家的血脉,这才是最让他愤怒的。

  但现在女儿大婚,这桩婚事又是他们叶家的救命稻草,若大吵大闹的,那就太难看了。

  “爹……今天妹妹大婚,我作为大哥,我应该背她出门的。”叶承德说着微微一叹。

  “不用你背!我们家早就所你逐出家门了,你不再是家中长子,长子是承新。”苗氏冷声道。“你请回吧!”

  叶承德便垂下头,脸露失望之色,只道:“那我来送个贺礼吧,怎么说,我也是她的大哥。就算……爹娘不认我,但我跟妹妹始终流着一样的血,是血脉至亲。”

  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扑素的盒子来,这个盒子是很普通的那种竹盒子,打开来,只见是一个巴掌大的木雕,孕妇抱着婴儿,膝边又环绕着三个总角小童,正是百子千孙木雕来。

  叶承德道:“这个百子千孙的雕品,是我亲手所雕,送给妹妹,希望妹妹三年抱两,百子千孙。”

  叶鹤文只觉叶承德糟心极了,极力地压着怒火:“我们不——”

  “咳!”苗氏却干咳一声,阻止了叶鹤文的话,接着脸色铁青,恨恨地盯着叶承德。

  叶鹤文一噎,瞬间也反应过来了。

  这叶承德阴毒啊,张嘴就是送百子千孙,如果拒绝说不要,那就是说不要三年抱两,不要百子千孙。

  但苗氏实在不想收他的礼!这么一个无耻之人,若收了他的礼,以后又粘上来怎么办?粘上他们便罢了,反正他们家也就那样了。

  就怕他粘上了叶玲娇,怎么甩都甩不掉。这叫女儿如何在陈家立足?

  但这个礼又不能拒绝,不能说不要。

  苗氏简直要气恨死了,不知是哪个不长眼的,把这无耻之徒放进来!

  “既然送礼,那就收下吧!”一个男宾说,他是叶家的世交,叫邓隆,是叶承德的发小,自然帮着叶承德。

  “邓大爷说得对,怎么着也是亲兄妹,人家来送礼,也是一翻好意,该收下的。”说话的是庄国侯夫人,“这可是百子千孙。”

  周围宾客一部份宾客也是纷纷附和着:“来者是客,把礼收了,再招待吃一顿就是了。也不差这一顿饭,何必闹得这么难看。”这倒显得叶家小家子气了。

  孙氏、叶承新和叶梨采看得一脸幸灾落祸。

  孙氏和叶承新是死也不愿意叶承德再回到家里来的,因为叶鹤文才答应过让叶筠继承家业,但叶筠却是个蹶的,而且,现在叶棠采怕也是要毁了,那很大可能又要落到他荣哥儿的手里了。

  如果叶承德回来的话,怕又出事故了。

  但很明显,叶鹤文难以接纳叶承德,那叶承德此翻行为,却是粘叶玲娇去了!这是他们乐见其成的。

  啧啧,叫你嫁探花郎!叫你压梨姐儿一头!

  现在被人渣掂记上吧!活该!

  “对啊,老太太,这可是百子千孙!”孙氏皱着眉头,一脸无奈的样子,但眉眼却掩饰不了的笑意。“这一定得说要的,否则,将来若……”

  后半句没说,但大家都明白了,若不接他的礼,就怕将来生不出孩子。

  “这是我对妹妹的祝福,希望她三年抱两,百子千孙,不知爹和母亲要不要?”叶承德说得一脸真诚。

  苗氏脸上一黑,叶鹤文只想快点把这人给赶走,便道:“那放——”

  “你这祝福还真奇怪。”一个冷笑声响起,苗氏等人回过头,只见叶棠采走出来。

  叶承德脸上一阴,这个逆女又来坏他的好事了!但现在他让他们骑虎难下,她还能如何?

  “我只是好意,你为什么就爱曲解和误会我。”叶承德道,“我知道……咱们父女之间嫌隙深,但不论我跟你们如何,玲姐儿都是我的亲妹妹,所以我是真心祝贺的。”

  “你这好意还真是阴毒。”叶棠采嗤笑。

  “世侄女也太刻薄了,到底是你爹,你可以不念这个情,先不论他跟你娘如何,但他至少是个爱护妹妹的,总不能抹杀人家这一点。”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正是叶承德那个发小邓隆。

  “这话倒是在理。”周围有一部份宾客附和着。

  “你是真的好意,真的为了小姑好?”叶棠采道。

  “这是自然的。”叶承德皱着眉头。

  “我只是想知道,你一个才和离不久的人,怎么巴巴地跑到人家的婚礼上,就不怕把晦气带给小姑吗?这就是你为她的好?”叶棠采墨眉一挑。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俱是一惊。对啊!说起来,这个叶承德不只是闹出大丑闻,而且还是个和离的!

  大齐虽然没有很大规定和离不能出现在婚礼,因为这个朝代,和离实在太少了。但既然和离了,那就是不详,跑到人家的婚礼来,是想人家也和离吗?

  “你送的百子千孙,还是你亲手雕的?真是用心良苦啊!”叶棠采道。“你心目中的百子千孙,就是你那个便宜儿子?”

  “这……还真是……”周围的宾客一瞬间无语了,嘴角抽了抽。

  众人想起以前叶承德为了一个外室和野种,把自己的亲生子女打压成平妻所出,说一个野种是嫡长子,将来继承家业。

  明明和离之人,却跑来人家的婚礼,这是想把和离的晦气带给人家?

  明明为了一个外室和野种,打杀自己的亲生子女,却亲手雕百子千孙,这也盼着人家将来子女之间会出血脉混淆之事吗?


  (/64_64024/984460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
友情链接:伟德评书网  188体育古诗  足球神  六合拳彩  188天尊  欧冠足球  六合网  新英小说网  澳门百家乐  足球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