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最后一次(二更)_家有庶夫套路深_穿越小说_笔趣阁
笔趣看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346章 最后一次(二更)

第346章 最后一次(二更)


  一曲弹罢,她就抱着他哭得肝肠寸断。

  一年之后,萧家居然被平反,被贬的萧美人被正名,重新被册封为皇后,并起坟葬入皇陵,而姐弟俩也被正宣帝下令接回接回京城。

  不料,却在定州遇到了流匪。

  最后他胸前挨了一刀,身受重伤,而云霞公主却为了引开流匪而失踪。

  等他醒过来,他已经娶了个傻呼呼的小姑娘,正趴在床边瞅着他流口水。

  而云霞的尸体也被运了回来。

  梁王轻声漫语,没有感情起伏地细细说起过往。

  林国公听着,整个人都沉静了下来,眸子微微低垂着,唇微微地蠕动一下,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心里……五味翻杂,似平静无波,又似翻江倒海,无比的酸涩。

  他对云霞的感情,他一直不知道算是什么。

  她是金尊玉贵的公主,他是备受看重的国公府世子,他比她大三年,在她八岁那年订下亲事,二人被称之为天作之合。

  而他也是极喜欢这个公主了,笑容那么好看,天真娇憨又不失温柔善解人意,小时候他也是天天盼着快点长大,把她娶回家,那就不用想瞧的时候山长水远地跑进宫来。

  哪里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她还哭着要陪怀有身孕的萧皇后一起去桐州守皇陵。

  她离开时,他甚至都来不及见她一面,而且那一面……许是他本就觉得不必要再见。

  因为他知道,只此一去,她和他的缘份,也就到此结束。

  他虽是被寄与厚望的国公府世子,但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在这个世上生存需要太多的东西了。

  权势、钱财、复杂的人情往来……

  少年渐渐成长,当年那份懵懵懂懂的情感也慢慢被掩埋。

  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他有太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做。这个世界就是那么残酷,自从离别之后,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会渐渐淡去。他之于她是唯一,而她之于他,不过是久远而偶尔跳出来的回忆……

  而他也觉得,也许他从未喜欢过她,以前的那些牵挂,不过是基于大家是未婚夫妻,而生出来的一丝情感。

  直到后来,他正式跟别人订下亲事一刹那,他瞬间有些懵了,心里一阵阵的失落和伤心,鼻子酸酸的,想要哭。

  因为他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

  男孩的感情总是迟顿而又漫长,等反应过来,一切都成了不堪回首的往事。

  他是喜欢她的,又怎么可能不喜欢呢,可是纵然知道喜欢,也没有勇气做点什么,只能默默地把这份感情埋在心底处,让时间把它一点点地尘封起来。

  这个世间多是污浊,他脱不开,只能迎合。

  后来听到萧家被平反,她要回来了!结果又死了!

  好像,这结局,原本就该是这样的一样。

  只此一去,再也没有回头的路。

  “当年那不是什么流匪,而是郑氏派出来的人。”梁王冷冷地道。“姐姐就是被郑氏和太子害死的。”

  林国公脸色一变,冷冷道:“行了,不要再说了。”

  “对啊,不必说了,因为……”梁王说着,魅艳的眸子,似笑非笑地落在林国公脸上,无尽的嘲讽,“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你们都爱干这种掩耳盗铃的事情。”

  林国公儒雅的脸有些扭曲,这种事,他一点也不想听。因为他早就陷在那个泥潭里拨不出来,若现在才去洗心革面干什么事……那当初年少他的冷眼傍观与放弃算什么?

  那是他的选的路的……现在却是……

  看到林国公被打击得差不多了,梁王剑眉一挑,勾着红唇:“跟你说个事,当初所谓的流匪之乱,姐姐其实没有死哦!”

  “你说什么?”林国公一惊,满是不敢置信,双眼瞪得大大的,满是希冀地看着他。

  “但最后又死了!”梁王玩味地添了一句。

  林国公眼前一黑,上手就要打了:“你个混帐,我打死你!”

  “你个老杂毛!本王忍你很久了!”

  砰砰,啪——“啊啊啊——”林国公的痛苦的吼叫声。

  外头驾车的小厮嘴角抽了抽,只好装作听不到,继续驾他的车。

  “呵呵呵,那被运回来的人,究竟是不是姐姐,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梁王冷森森的声音在车内响起。

  当初说公主的尸体被运回来,他就身身受重伤,也哭喊着要去看。

  正宣帝生怕他因吵闹而裂了伤口,所以亲自抱着他去看云霞的尸体。

  那少女的尸体已经面目全非,但云霞是他的亲姐姐,自出生开始,就是她一手一脚喂养着长大的,朝夕相处的亲姐姐!

  他又如何会认错!那绝对不是她!

  他说不是,让正宣帝去找,但人人都只当他耍小孩子脾气,正宣帝更是面上答应着,转过身就不当回事了。

  “后来如何?”林国公紧紧地咬着唇,到底是忍不住,沉声问。

  “后来,我稍微有了一些势力,就着人各处探查,终于……在七年前找到了。”梁王眸子一抬,冷冷地看着她,艳丽的眸子似带着无尽的血色,“但那时她早已去世。当年她为引开流匪而失踪,最后逃过了流匪,但却身受重伤而晕迷,等醒来已经落到了某山村的老鳏夫手中……”

  听着这话,林国公身子便有些颤抖,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落在那种人手中,能有个什么好结果!

  “在鳏夫被关了两个月,那鳏夫因赌钱欠了十两银子,无法,最后只得把她抵给债主。在债主那呆了一段时间,又被卖到镇上的楼里。在楼里过了一段生不如死的日子,最后遇到某个权贵,因为貌美,又怀了这权贵的孩子,这才被那权贵买走,带回家当小的,这才脱了那个地方。但最后却难产血崩,败了身子,熬不到一年就死了。”

  梁王的声音冷冷的,听不起情感起伏,但林国公却能感受到他话语之间的血气。

  林国公脸色惨白,微微地垂下头。

  脑海里又浮起当年那个小小的宫里金尊玉贵的嫡长公主。

  她总是一身白色刻丝齐胸襦裙,胸前是大红天锦蝴蝶带结,垂下长长的筱带,头上簪着镶珍珠的银灿桃花簪,垂下细碎的流苏,头微微一歪,流苏轻晃,映得她一脸娇憨又柔美,笑容甜腻。

  但结果,她却落入了那样的肮污之地,那可是嫡长公主啊……屈辱至此,直到死,也不过是一个低贱的妾室!而且还是楼里出身的!

  如果……当年他勇敢一点……也不必做什么,只拒绝跟毁婚再娶,慢慢等着她,等到萧家平反,他亲自去接他们……可能结局就不会那样。

  这种可能,他不只第一次在心中假设,但最后因着心时受不了,而把这种事情深深地掩埋起来。

  直到这一刻,梁王把她所遭遇的事情说出来,他再也绷不住了,心中最后一根稻草被压垮,悔意和愧疚排山倒海似的袭来,将他整个人都席卷而去。

  但他到底是个理智的人,就如当年他放弃得如此干净利落一般理智,冷冷道:“谁知道你说的是真还是假的。”

  “呵,你可以不信。”梁王嗤笑。

  林国公老脸一僵,狠狠地咬着牙,盯了他一会才说:“好!看到云霞的脸面,这是最后一次!这是我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

  “好。”梁王轻笑一声,“那就谢过国公了!”说着一掀帘子,居然就这样跳了下车。

  马车还在前进着,他突然跳下去,吓了那赶车的小厮一跳,连忙勒停了马,但等他回过头来的时候,梁王却早就不见了。

  “老爷。”小厮连忙掀起车帘,看着里面的林国公,接着,脸就僵了,只见林国公原本儒雅的脸青一块,紫一块的,实在壮观:“老、老爷……你没事吧?”

  林国公胡子抖了抖,快要气死过去了,自己不但要帮他,居然还要挨他一顿打!明明他才是被求的那个!这都什么天理!

  “走!回京去!”林国公被自家小厮这样盯着,脸上实地挂不住,连忙甩下帘子。

  小厮神色讪讪的,连忙坐回车辕,继续赶他的车。

  林国公却是神色沉沉的。若这次说真话,不帮着太子,而他以前又跟云霞有过一段情谊,就怕老皇帝以为他跟梁王一伙了。

  他们国公府瞧着风光,其实颇受帝皇的忌惮,此事得想方设法给圆过去才行。

  但内心却因着云霞之事而不久久不能平静。


  (/64_64024/972415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
友情链接:万古最强部落  365网  异世界的美食家  六合法师  bet188人  彩神  沧元图  188小说网  皇家中文网  彩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