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高贵起来(二更)_家有庶夫套路深_穿越小说_笔趣阁
笔趣看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390章 高贵起来(二更)

第390章 高贵起来(二更)


  “来来来,咱们先吃点东西吧。”叶棠采笑道。

  叶棠采一边说着,一边扶着叶玲娇,几人一起走进了小厅。

  因着昨天叶玲娇收到褚妙书的帖子后,说好先一起来叶棠采家,早上只吃了一些点心,就上车往这边来了。

  她又是双身子的人,所以现在又饿了。

  几人走进小厅,在楠木桌上坐下。

  青柳和白水抬着一个大大的食盒上前,秋桔就拿起里面的东西,一一布到桌上。

  汤包、干蒸烧卖,也有一些酸酸甜甜的点心,还准备了牛乳,都是双身子的人爱吃的。

  摆完早点,秋桔看着叶玲娇已经显怀的肚子,笑着说:“陈大奶奶已经快五个月了吧。”

  “是啊。”叶玲娇说着,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已经会动了。”

  秋桔看着,一脸羡慕:“不知我家三奶奶什么时候会有。”

  叶棠采一噎,瞪了她一眼:“说这个干什么?”

  叶玲娇和陈夫人也是神色有些讪讪的。毕竟叶棠采成亲已经一年多了,居然一点东西都没有,她们都替她急。

  陈夫人连忙说:“快了吧。毕竟以前小侯爷不是忙科考,就是忙着准备出征,心思没放那上面,现在回来也不过是两个月而已。”

  “小姑,你最爱汤包了,快偿偿我家厨子的手艺。”叶棠采说着就夹了一个汤包,放到叶玲娇的碗里。

  “棠姐儿最贴心了。”叶玲娇笑了笑。

  屋子里的人正热热闹闹地用着早膳。

  丫环们也退了出去。

  秋桔趁着这个空挡,拉着阿佩出了院子,走到不远处的一间小小的抱厦,关上门后才说话。

  阿佩笑着说:“你神密兮兮地拉我过来干什么?哦,对了,是不是想请教一下如何才能让三奶奶快点怀上的?”

  阿佩说着扑哧一笑,但想到叶棠采,也是颇为忧心。

  秋桔一怔,便就着她的话点头:“对啊!我家三奶奶比玲姑娘早成亲,却一直怀不上,你家的倒好,居然这么快就有了。”

  “说起来,在婚前,老太太可是下足了功夫,不住地给她调着饮食,不知是不是跟这个有关。”阿佩说着,就把叶玲娇婚前说什么,如何吃都说了出来。

  秋桔听得有些心不在焉的,等阿佩说完,都有些记不得她说过什么了。又说:“玲姑娘瞧着倒是心宽,但现在她身体不便,不知给陈姑爷安排了人没有?”

  阿佩一怔,却笑道:“这陈家倒是有个好规矩。好像去世的老太太在怀孕时,受了妾室的气,所以小产了一胎。这陈家几代单传,最要紧的是子嗣问题,所以当时的太老太爷就立下规矩,正室有孕时,是不能抬人的,等生下嫡长子才行。若是三年没有诞下嫡子,也可以抬人。”

  秋桔听着便皱了皱眉,又微微一叹:“那不过是陈家的规矩。”

  “对啊。”阿佩点头,“所以,你大可以放心好了!你们褚家,可没有这样的规矩。”

  秋桔一怔,接着小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地道:“你、你胡说啥?”说着跺了跺脚,转过身。

  阿佩嘻嘻一笑,在后面攀着秋桔的肩膀,歪着头看她:“咱们都是下人,你心里想的什么,我自然清楚,也不过是咱们走的路不同而已。而且我也没有长了你们这一张漂亮的脸蛋。”

  秋桔小脸通红,但阿佩的话总算让她没那个焦虑。

  又回想一下褚家的男人们,不论是褚飞扬还是褚从科也是婚前就有通房的,没有别的距矩。

  “你家三奶奶向来是个大方的,我还是那句,等着吧!总有你的出路的。”阿佩咯咯一笑。

  听着这话,秋桔心里又有些郁郁的,因为自来大方的叶棠采这回去护食得紧。

  但这秋桔实在不好说出来,毕竟那是她的主子,如何也不能说主子的坏话。

  想了想,秋桔道:“今天的事,回头你可别跟玲姑娘说。”

  “行行行。”阿佩点头,笑眯眯的,“咱们自小一起长大,我还能卖你。”

  二人说完,就出了抱厦,在外头晃了一圈,就回云棠居了。

  叶棠采和叶玲娇等人已经吃好了,小月和梅花正在收拾碗筷。

  叶棠采和叶玲娇等人漱了口,往西次间小坐。

  齐敏说:“对了,褚妙书新婚第二天,就在太子府作妖了,你们可都听说了?”

  叶棠采和叶玲娇扑哧一声:“自然。”

  琴瑟那件事,可是当着一群丫鬟婆子的面闹的,只要一个说出去,那风声就立刻刮过整个京城,想听不到都不行。

  “真是作得死去活来,真不知道,她是哪来这么厚的脸皮。”叶玲娇笑道。

  “她现在不为耻反为荣,觉得很得意。”叶棠采说着都有些无语了,“否则不会特意开个赏花宴。”

  齐敏和叶玲娇嘴角抽了抽,怎么会有这种人的。

  休息了两刻钟,直到临近巳时,众人才出发。

  ……

  太子府今天设的是赏花宴,但褚妙书实不是为了赏花,而是为了摆显,所以倒是没有准备什么名贵的花卉,只让下人搬了百来盘菊花,放到了太子府的景丽园。

  那是太子府最为优美的花园,里面建着一个嶙峋的假山,左边是两个八角盔顶的水榭,右边却是一大片葡萄缠绕而上的廊架,中间一个大大的花坛,随着季节,花坛会移换不同的植物。

  现在就种着一大片的茶梅,开得郁郁葱葱的,刹是美丽动人。

  在白玉彻成的花坛下,围摆上一大圈的金黄的菊花,倒是让整个花园都充满着秋天的韵致。

  褚妙书整天盼着这一个赏花宴,好摆显自己,所以提前就来这一个花园里面逛过。

  今天一大早又提前来到这一个花园,往四周逛了逛,便满意的一笑:“这里的风景真是美,这一个季节本来就应该在这里开赏花宴,否则就要辜负了这秋天的美好景色。”

  说的自己好像不是为了摆显,而是真的为了赏花而设的宴一样。

  “侧妃娘娘,”这时,春山走过来,“我们宴请的宾客,已经有些上门了,正在垂花门处下车呢!”

  褚妙书心里面很是高兴,这是连忙说:“我们先回去,等到他们来了,玩到一半我们才来。绿枝,你吩咐下面的人招待他们。”

  说着褚妙书就转身离去。

  而绿枝却是叫来手下的丫鬟和婆子,前往垂花门处把宾客都引过来。

  两辆朱轮华盖的大马车缓缓缓地驶进了太子府,最后在垂门处停了下来。

  秋桔从车辕上跳了下来,放下小杌子,把叶棠采扶了下来,接着又伸手去扶里面的叶玲娇和齐敏。

  陈夫人和叶薇采坐着另一辆车。

  这时,一辆宝顶黑漆的马车坐她们身边经过,最后停在不远处,不一会儿,里面就下来三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孟氏、叶梨采和张曼曼。

  孟氏和叶梨采看到不远处的叶棠采,脸上就是一僵。

  叶梨采那瘦削的脸更是恨恨的,真是冤家路窄啊,贱人!

  但她想到,褚妙书跟叶棠采一直不对付,现在褚妙书要摆显,一定会怼到叶棠采。

  想着,叶梨采又有些兴奋和期待了。

  “棠姐儿。”张曼曼笑着走了过去。

  孟氏脸上一僵,她实在无法正视这个富贵了的儿子的前未婚妻,但见面了不打招呼也说不过去。先不论认识不认识,怎么说也是亲戚。

  所以,孟氏扯着笑,跟在张曼曼身后,与叶梨采一起走了过去。

  “棠姐儿,好久不见了。”张曼曼虚弱地笑了笑。

  叶棠采只见张曼曼比起以前瘦了足足有两圈,原本肉肉的脸,面一都瘦下去了,但脸盘本来就是大了,就算是瘦下去了,也成不了瓜子脸或是鹅蛋脸。

  “她连你都请了啊?”叶棠采说着,又是气愤又是无语。这个褚妙书,是真的太无耻了。

  张曼曼无奈地笑了笑:“可不是么。”

  “还说什么不来不行!”孟氏说着有脸色都青了,“我说曼曼病了,还非得要去探望,想躲都躲不了。也不知你那小姑子脑子是怎么长的,镇西侯夫人也不管一管。”说到最后,语气带着抱怨,弄得好像叶棠采纵容出来的一样。

  叶棠采见她话里夹枪带棒的,唇角翘了翘,正想说什么,一旁的叶梨采开口了。

  “母亲,这可怪不得大姐姐。”叶梨采说着,看了叶棠采一眼,语气阴阳怪气的,“大姐姐现在再富贵也是庶房,而褚侧妃是嫡房,上面人家还有亲娘、亲大哥和亲嫂子,何时到大姐姐一个庶出的管着。所以,真的怪不了大姐姐。”那个“庶”字,咬得特别的用力。

  自从那次之后,叶梨采和孟氏婆媳之间都撕破脸皮了,好久不说话了,但今儿个孟氏心情很不爽,一是女儿被褚妙书欺负不爽,二是看到叶棠采这般富贵更不爽。

  现在叶梨采一翻话暗戳戳的踩了叶棠采两脚,孟氏心里总算爽快了一点,便也跟叶梨采一个鼻孔出气了。

  叶棠采却是墨眉一挑,似笑非笑:“你说的都是事实,就算是我想管,也轮不到我们呢。但是……叶梨采,你也只能张口闭口地说我们是庶房,贬低我相公的出身了,别的你干不了。”

  叶梨采和孟氏听着,脸上那假兮兮的笑意就是一僵。

  她们这可是在拐弯抹角啊,她怎么能直接就出来的?亲戚不做了吗?面子情不要了吗?

  “你们瞪什么?”叶棠采扑哧一声,“都这样了,还做什么亲戚,要什么面子情啊?我又不吃你们家的饭!我干嘛要给你脸面?”

  叶梨采和孟氏气得一个倒仰,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又是尴尬又是气愤。

  叶梨采恼羞成怒:“镇西侯又如何,还不是个庶子。”

  “嗯,是个庶子。”叶棠采墨眉一扬,“你相公倒是嫡子啊,好厉害的样了!怎么不让他也建功立业,当个侯爷试试啊?”

  叶梨采和孟氏脸色一变,只觉被啪啪打了两个耳光,那脸面瞬间被扔到地上踩了两脚。

  叶梨采一想到张博元这个窝囊废,又想到褚云攀该是她的丈夫,快要气哭了,只死咬着不放:“就是个庶子而已……不论如何改变,也高贵不起来。”

  叶棠采看着她似笑非笑:“你爹是庶子,你娘是庶女,你们二房是庶房。”

  叶梨采只觉得好像又被叶棠采啪啪打了几个耳光一样,“你你你……我现在是张家嫡长媳。”

  “唷,嫁个人就能高贵起来了?你刚才不是说,不论如何改变,也高贵不起来吗?”叶棠采呵呵一笑。

  叶梨采气得差点吐出一口血来。

  “就不能消停点吗?”张曼曼上前来,冷冷地瞪了叶梨采一眼,“一出门就作妖,怪不得连我那窝囊废哥哥现在都后悔娶你了。”

  叶梨采一噎,小脸瞬间失了血色,袖子下一手紧紧地捏着,指甲都陷进内里面了。

  后悔?就他张博元后悔吗?

  她叶梨采也是悔不当初啊!她还嫌弃他呢,一个窝囊废,连个进士都考不上的愚蠢之人。更别说中状元,当侯爷了。

  越想,叶梨采心里越是不甘和不愤。

  “还不走?”张曼曼冷扫了她一眼,又回头看孟氏:“娘,走吧。”

  孟氏心里也是憋了一口气,见女儿催促,只冷冷地嗯了一声,转身离开,叶梨采只得跟着她们的脚步,走出一段,又忍不住回头看了叶棠采眼,眼神阴阴的。

  贱人,让你得意,一会儿见是褚妙书,瞧褚妙书如何作贱你。


  (/64_64024/963880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
友情链接:无极小说网  异世界的美食家  六合拳华  彩客网行  黄大仙屋  足球封天  皇家中文网  365游戏网  澳门龙炎网  好彩客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