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耗尽(二更)_家有庶夫套路深_穿越小说_笔趣阁
笔趣看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467章 耗尽(二更)

第467章 耗尽(二更)


  秋桔只觉得天旋地转,一下子觉得整个世界都不真实起来。

  她的脑子嗡嗡直响,都听不清庆儿在说什么,只见他狰狞着脸,对着她怒吼,然后抓住她拖着往外走,最后扔上了一辆小马车,还把那个小乞丐也一同扔到了车上。

  最后一路狂奔,直到回到镇西侯府,踩到地面上,她还觉得脚下软绵绵的。

  一下车,就见惠然阴沉着脸站在这里。

  惠然看着秋桔,只见她脸色苍白,面无血色,一双眼睛空洞无光,整个人似没了魂一样。

  惠然看着她这副模样,眼圈一红,最后眼里闪过狠色,一个耳光就抽到她脸上:“你个贱人!”

  秋桔被打得整个一歪,险险就要摔倒,庆儿又把她给推直。

  “走!”惠然狠狠推了她一下。

  几人簇拥着秋桔一起跨进垂花门,往云棠居而去。

  直到秋桔跪到叶棠采面前,秋桔这才恍了一下,回过神来。

  秋桔抬起头,只见这个她熟悉而温暖的屋子却一片冰冷,阳光从身后的纱窗透进来,明明很明亮,把一窒照得精致而华贵。

  这座府邸的女主人正尊贵地坐在自己面前,身披大红羽纱面的斗篷,内里穿着刻丝银底撒海棠花的小袄,下配暗花细丝褶缎裙。容貌华艳,那双略略妖艳的眸子,此时此刻落在她身上却带着从未有过的肃穆。

  秋桔怔了怔,红唇不由嘲讽地勾了勾,想起往日,叶棠采这一身衣裳还是她给挑的布和花式。

  “惠然你出去吧。”叶棠采淡淡地道。

  惠然怔了一下,走出了里间,但却没有出层,而是隔着一层珠帘站在外间。因为她知道,叶棠采不是不让她听,而是给秋桔最后一丝体面。

  除此之外,青柳、小月、白水和梅花也站在外间,站得整整齐齐的,珠帘微晃,瞧不清里面人的面容,但却可以清清楚楚地听到时面的对话。

  “我给了你机会了。”叶棠采的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温度。

  她知道秋桔的心思,最后也说清楚明白,褚云攀不纳妾,结果秋桔居然以卢巧儿的名义,给秦氏等通风报信。

  叶棠采愤怒,秦氏等她还能拿捏,不当回事。

  但一计不成,秋桔竟敢再使计,她想干什么?就算现在庆儿不回报,她也猜出来了——

  花钱给那些乞丐闲汉,说叶棠采的嘴,说她擅妒,不给丈夫纳妾,有违妇德,不配为一品夫人!这倒没什么,但她却为了自己的私谷欠,把丈夫的救命恩人都赶出府!

  这条罪名可不轻,到时眼红褚云攀的的仇人会联名跟御史弹劾,百姓们也容不她的“忘恩负义”。

  若她事后还不给褚云攀纳妾,那就坐实忘恩负义和妇德有亏,到时全京城群起而攻之!

  因为这个社会还是男人主导的,男人们自然想维护利于自己的法制。而那些贵妇们也会踩她一脚。

  因为她们都忍让了、给丈夫纳妾了,哪里受得了偏偏只有她一个独享丈夫?

  有时,把女人伤得最深的,反而是女人。

  到时,就算她不死,也得脱一身皮。

  想着,叶棠采看着秋桔的眸子越发的冰冷:“我说过了,他是我的!他不纳妾!跟你说清楚了,说明白了。”

  听着这话,秋桔噌地一声火起。

  这些时日来,她心里憋着的气,所受的委屈全都暴发出来,泪水一下子突突往下滑,像洪水缺堤一般,一双眼睛瞪得血红,啊地一声尖叫出声来:“你说明白了?他是你的?你就这样轻飘飘的一句……算什么?以前对我作出的承诺,算什么!”

  叶棠采眸子划过厉芒,声音字字如冰:“本夫人什么时候给你许过承诺?”

  “你出嫁之前,太太把你、惠然、我和露珠一起叫到房里,当时就说好,惠然当管家娘子,我和露珠长得好,给未来姑爷当妾的!”秋桔恨声道。

  那时她觉得无比风光的时候。

  她自来就自恃美貌,也幻想过以后自己许是能当通房。当温氏真的这样决定时,她只觉得自己以后的路一下子就明亮了,也更加坚定和坚信着自己的未来。

  但现在,却……

  “你好像搞错了,那是安排!不是许诺!谁也不给你许诺!”叶棠采声音越发的冷,“别说他现在决定不纳妾,就算他真的要纳妾,就算我同意他,也绝不会是你!”

  秋桔一惊,“你什么意思?你怎能这样……当初出嫁时就说好了,让我妾,当就姨娘的,让我给你……呜呜呜……”

  叶棠采冷笑:“给我干什么?你自己都说不出口吧?”

  秋桔小脸纠得有些狰狞,唇张了张,却一个字说不出来。

  叶棠采微微俯身,看着她的眼睛:“让你给我夫婿当姨娘,那是为了给我固宠,给我当左膀右臂,而不是给我添堵的!跟我争风吃醋的!”说到最后,声音阴冷。

  秋桔小脸一僵:“我……我没有……”

  “你没有?”叶棠采呵呵冷笑,“瞧不得我跟他呆在一块!瞧不得我跟他亲密!每次我跟他呆一块,你都想要撞过来。他送我定情的簪子,你不愿我戴!每次他回家,你抢着迎上去,抢着去侍候,把我挤一边!那次从须州回来,我跟他闹别扭,他让你出屋找我,惠然问你怎么出门,你含糊其辞,就是不想让我知道他心里装着我。”

  秋桔心突突一跳,双眼见鬼似的瞪得大大的。

  叶棠采直起身来:“谁都不是傻的!这些让人找不出错处、暗戳戳的小心思,小算计,别人当真瞧不出来吗?你打算欺瞒谁?欺瞒你自己吗?”

  当时她全都瞧在眼里,但却不确定褚云攀的心,也决定和离,伤心欲绝之下,不论是秋桔还是褚云攀,全都是她的伤口。她接触,就觉得痛,所以才不管。

  秋桔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狠狠地咬着唇,不是的……我……我……”

  她不想承认,不愿承认。她觉得自己不是那样的人……她不是背主的,即她现在所做的,也都是叶棠采逼她上绝路,她为自保才干出来的事情……

  但偏偏,叶棠采每说一个字,她都无法反驳。

  叶棠采的声音在下面继续响起,一字字砸在她的心:“我这是找人固宠啊,找人让我跟丈夫之间更亲厚啊!而你,干了些什么?”

  秋桔泪水还在流,狠狠地咬着唇,好像这样,能咬着她最后一丝丝自尊和意志一般。

  叶棠采看着一身狼狈的秋桔,想起前生。

  当时不论多苦多累,自己多落魄,秋桔和惠然都一直跟着自己。

  叶梨采也试图收买过二人,但二人都不为所动。

  叶梨采生下张家子嗣,一举成了张家功臣,而她却不能生养,娘家还弃她而去,还病重。也不过是等死的份。

  但那时秋桔都没有离开过她,跟着她吃尽苦头,陪她走到最后一刻。

  万万想不到,多少磨难都无法打倒的忠心,却败给了一个男人!

  想着,叶棠采心里无尽的悲伤。

  她给了秋桔很多次机会,希望秋桔可以自己看清,自己放手。最手挑明了,她居然还执着。

  叶棠采觉得,她不亏她了!现在,她连最后一丝情义都耗尽了!

  “秋桔,你的心,早就没有我了。”叶棠采冷冷地看着她。

  秋桔身了一晃,想要反驳,但到嘴的话连她自己都说不出口。是的……早就没有了……

  不知什么时候,她自己也想不起来了。

  许是褚云攀跟叶棠采亲呢时,她心里泛酸的时候……

  许是褚云攀跟叶棠采闹别扭时,她在心里的欢呼雀跃……

  “不把主子放在心里的人,我为何要提她当姨娘?你说,我为什么要找个人给自己添堵?”叶棠采冰冷的声音继续在她头顶响起:“我们给自己的丫鬟开脸,那是为了不让丈夫到别的狐媚子处,是为了给自己固宠,是为了让这个人在丈夫跟前提点,让他更宠爱我。而你,早就失去了这个资格!”

  秋桔脑子轰地一声,身子摇摇欲坠,身子一软,整个人都瘫软在地。

  “来人!”叶棠采对外冷喝一声。

  她这一声来人,叫的不是惠然等,否则就是叫名字。

  不一会儿,就有两名粗使嬷嬷奔进来,一左一右地压着秋桔。

  秋桔被压得身子大痛,痛哭着:“我……我知错了……呜呜……我……我会做好自己的……”

  “你做好什么?”叶棠采冷冷看着她,“做好臂膀和通房的本份吗?抱歉,我不需要了!”

  秋桔身子一软,脑子一片空白。

  “把她压下去!明天一早,让庆儿把她送到庄子,许配给钱妈的大儿子。”叶棠采说。

  秋桔一惊,双眼猛地瞪得大大的。她要嫁给个奴才?

  她想起褚云攀那俊美的脸,想起他风雅绰约的风姿,又想到那些低贱的努才,秋桔只觉得天旋地转的。

  她心里一千个一万个痛苦和不愿意,但她来不及说话,一个粗使嬷嬷已经用布堵上了她的嘴,一路压着出了门。


  (/64_64024/948927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
友情链接:bwin体育门  赌球官网  永利app  850游戏大全  澳门龙炎网  资枓大全  狗万天下  威廉希尔app  精准六肖  精准六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