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怀疑(四更)_家有庶夫套路深_穿越小说_笔趣阁
笔趣看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485章 怀疑(四更)

第485章 怀疑(四更)


  自从那日张赞和姚阳城等人给正宣帝报告审问流匪之事后,正宣帝没有作回复,也没叫他们再调查。

  现在就等到凌州小全家找证据之事了。

  就在昨天,一起到凌州的大理寺的人给他送信,说在小全家找到了证实小全就是给流匪余党劫狱,并给流匪布防图之人的证据。而在小全家人的话语里,也证明了这一点。

  想着,张赞脸色有些白,不由地垂着头捂着脑袋。

  他该给褚云攀送消息让他小心点呢?还是不送?

  这时,他的小厮噔噔噔地冲了进来:“老太爷,不好了,大奶奶被府尹迪逮进衙门了。现在府尹让咱们悄悄地把人给领走吧。”

  张赞脸上一黑,“大奶奶被逮了?什么事被逮了?”

  小厮连忙把叶梨采的丰功伟绩给说了出来,张赞气得直翻白眼,铁色铁青,狠狠地一甩袖:“混帐东西!那就让她给关着!别放出来好了。”

  小厮觉得张赞就是气疯了:“如果不带回来,被人知道了,问起是因什么事,若是因诽谤皇上,又牵扯到镇西侯这么敏感的,咱们家岂不是要遭殃?”

  张赞大怒,把桌上一个玉镇子都给甩了出去了。但他到底是个能忍的,冷喝一声:“叫孟氏和博元去领她出来。”

  小厮身子一抖,不由地点头:“好的。”老太爷是真的狠啊!叫夫人和公子去领,那夫人更恨叶梨采了,好不容易才消停了点,往后又得各种搓磨了。

  小厮奔了出去,来到孟氏的屋里,把叶梨采的事情禀了,孟氏气得党身打颤。

  小厮又去找张博元,走进张博元的书房,就见张博元正跟两个妾室在胡混,小厮都有些没眼看了。

  公子真是越来越堕落了,现在不去国子监,便是家里请的夫子,在课堂上也只发呆。下堂后连书也不看,就跟几个妾室胡来。

  “公子,大奶奶被逮进了衙门,老太爷让你跟太太一起去把人接出来。”小厮说着,就把叶梨采犯了什么说了。

  张博元听着满脸都是厌恶,披了衣服一路往垂花门赶,一路骂着:“那个贱人,整天就知道作妖,所以说,我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她害的。”

  在垂花门处跟孟氏碰面,母子俩在车上骂了叶梨采一路,但一边骂着,唇角却微微地翘起,心里无比的畅快。

  因为褚云攀要倒霉了!

  二人到了衙门,接了叶梨采,孟氏直接一个大耳刮子抽过去,把她骂了一通,张博元冷漠地看着叶梨采。

  等婆媳二人上了车,张博元这才转身离去,却是去了附近的酒楼。

  自从得知褚云攀出事,张博元一改往日自闭的行为,越来越爱上街。

  因为一上街,就能听到百姓们议论着镇西侯的事情,每一次听,他心里都无比舒爽。

  张博元随意地走进一间酒楼,坐在角落里,惬意地倒着茶。

  酒楼那里已经开始议论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粗壮的大叔,粗着嗓门道:“前几天,我去那边寺庙那边才看见一大帮人骑着马,从官道上路过。当时我就觉得奇怪,为这群官差怎么衣服三个颜色的?现在才知道,是镇西侯被三司会审。

  “是啊是啊,我也看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花衣大婶说。“怎么会发生这一种事情呢!听说,是勾结了流匪。前儿个明明把流匪抓起来,今儿个又放走。不知怎么回事。那些人骑着马,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

  “我知道。”这个时候一个二十多岁灰衣宽脸青年说。“我没看见他们出城,但他们来的地方却是我的村子。”

  “什么?”周围的人听着,连连回头看他,“他们来你的村啊,你你是哪条村的?”

  “我是凌州人,家住汗头村。”那个青年挑着眉说:“他们找的正是我的邻居。”

  周围的客人们听着都全神贯注的,看着那个男青年不做声,等着他继续。

  男青年说:“我的那个邻居呀,可厉害。他们本来祖上三代都是种田,咱们人人都叫他老石头,和石头婶子,老夫妻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跟着夫妻俩一起在家里种地,还娶了一个媳妇,生了个小孙子今年才七岁。”

  “小儿子呢,年纪不大,也不过是二十岁。这个小儿子可厉害了,十几岁时就被征召入伍,原本在冯家军麾下,也没混出个模样。就在去年镇西侯西征,大家都知道了吧?”

  “当然当然。”周围的百姓连忙点头,“镇西侯一举成名,夺还玉安关和应城,可厉害了。”

  说到褚云攀,周围又忍不住的赞不绝口。

  张博元坐在角落里,眼神冷了冷,立刻打断那些人称赞褚云攀的话:“那位公子,你快说吧,我们都等着呢。”

  那名灰衣青年才干咳一声,继续说:“后来,镇西侯到了玉安关,也接手了冯家剩余的兵马,那对老夫妇的小儿子石小全就在这些人之中。小全不仅成了镇西侯的麾下,而且还因为能力出众,被选上了镇西侯的亲兵。这次抓流匪他也有份,后来镇西侯回京,小全自然尾随着。哪里想到,在春节期间,他们一群大老粗跟着镇西侯去庄子,结果小全不知犯了什么事,被镇西侯给打死了。后来官府却提前开印,发现镇西侯想救流匪,并且就是指使的小全去给流匪接应。最后杀了,是为了灭口。”

  周围的食客们听得面面相觑,个个一声不吭。在他们心目中,褚云攀是英雄,不可能做这种事情的。

  “所以,现在这些官府之人,就是去小全家找证据来着。”灰衣青年喝了一口茶,瞪大双眼,“他们谈了什么我不晓得,但最后那老石头一家五口被那些官兵们拉着上京去了。因着老石头夫妇身体虚弱,所以走得慢些。我跑得快,所以已经到了。前儿过凌州到京城之路被大雪封了,但这天气也化得差不多,早则后天,若晚些也不过是三两天而已。反正便是要到了。”灰衣青年道。

  开头的那个粗嗓门汉子眼里闪过冷光,道:“啧啧,我好像哪里收到一些风声,说在石家找到证据啦。”

  灰衣青年道:“哎呀,这是要定罪了!真想不到,镇西侯居然是这样的人。”

  周围的食客们有些惊恐,有些愤怒。那个四十多岁的花衣婶子皱着眉:“你们嘴巴积点德吧!镇西侯不是那样的人。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谁知道呢!”粗嗓门汉子哈哈两声,挤眉弄眼地道:“说不定镇西侯是流匪头子下的崽子呢。”

  好些人不厚道地笑了。

  但更多的人却愤恼。

  张博元听得心里甘畅淋漓的,这时小二端着托盘过来,放下上面的酒菜来。

  张博元心情极好,把袖子里的二两银子拍到了桌子上:“赏你的。”

  “谢客官。”小二大喜过望,连忙把银子收了起来。

  京城里都在议论着,各大食肆戏楼都在争论不休。

  第二天早朝,以汪成村为首等好些大臣们,个个走出来弹骇,汪成村道:“殿下,镇西侯之事皇上还未定夺,但现在他身有嫌疑,怎好再来上朝。

  太子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他现在心里也有些不踏实,因为出京的那些人也给他透风了,说已经搜到足够证据。而且,父皇也相信流匪在回护褚云攀。

  太子正要说话,褚云攀已经出列,回头看了汪成村一眼:“殿下,微臣现在身有,那就不再上朝。”

  太子心里嘀咕一句,你岂止不能上朝,最好还是把你给扣起来,但想到正宣帝没有下令扣人,自己的心也是七上八下的,便道:“那镇西侯就先家休沐几天,等到此事结束,还你一个清白后再来上朝。”

  “是。”褚云攀点了点头。

  等到下朝,蔡结就过来:“侯爷,皇上有请。”


  (/64_64024/945430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
友情链接:银河国际  彩霸王  伟德直营尊  伟德机械网  好彩客始  伟德女性健康  365游戏网  365娱乐帝军  188小相公  365狂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