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忍(二更)_家有庶夫套路深_穿越小说_笔趣阁
笔趣看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129章 忍(二更)

第129章 忍(二更)


  大温氏与秋家兄弟心情颇好地往家里走着。

  虽然那个叶承德没有被打板子,心里不爽,但总算是坐牢了!以后甚至连个虚职都捞不到。

  回到秋家,温氏正等在厅里,看到他们就迎了上来:“大姐,你们到哪了?”

  “今天正是叶承德那案子开审的日子。”大温氏冷笑一声,“叶承德被关进牢里了。”

  温氏听着便是冷冷一笑:“渣宰,他最好在里面关一辈子。”自从上次松花巷吐血一事之后,温氏因爱生恨,早恨透了叶承德。

  大温氏没敢告诉她叶筠帮着叶承德挨板子,和叶承德护着殷婷娘一事。

  虽然温氏已经恨毒了叶承德,但仍然受不了狗男女恩爱。

  “对了,有件事,我回来这么久,你怎么不告诉我?”大温氏突然说,“你以前写给我信,都说棠姐儿嫁的是大理寺卿的嫡长孙,少年秀才,今儿个一见,却说不是博元,而是云攀,这是怎么回事?”

  温氏脸上一僵,想到这事也不是什么秘密,是瞒不住的,就说:“当初是我瞎了眼,才订张博元这小畜牲!成亲当日,那小畜牲竟带着二房的女儿跑了!害得我棠姐儿只得抬到褚家去。”

  “什么?怎会发生这种事?”大温氏听着这话,只觉得脑子晕了晕,“那个褚家又是怎么回事?褚家……”

  想到这,她就是脸色一变。

  定城靠近西南应城,而褚家当年守的就是应城。所以八年前褚家失守应城,最后兵败玉安关的事情大温氏比身在京城的人更清楚,更直观地感受到当年那一仗有多惨烈!

  除了长房,下面所有兄弟全埋骨玉安关。

  应城被西鲁鞑子所占领。后来康王联合冯家一起夺回了应城,康王返回西北,应城由冯家镇守。

  “棠姐儿嫁的是八年前吃了大败仗,而且永远也爬不起来的褚家?”大温氏铁青着脸说。

  “这……是啊!”温氏点了点头。

  “我记得褚家嫡长子,八年前就已经十七八岁了吧!”因着定城距应城不远,当年褚家又是那一带赫赫有名的大英雄,很多人平日里便谈论他们家,谈得最多的,就是褚家这一代的嫡长子。

  说起他来,无不夸一句少年英雄,年纪轻轻就跟着叔伯一起出征,智勇双全,不出几年,便又是一员猛将,大齐的江山会被他守得更稳云云。

  当年秋璟和下面几个孩子还说长大后要跟褚家嫡长子一样,成为大英雄。

  但今天见的那个,现在才十七八啊,八年前,也不过是十岁左右的毛孩子。

  “棠姐儿嫁的自然不是褚大郎,而是三郎。”温氏无奈地一笑。

  大温氏也想起了,秋桔今天喊三爷来着:“嫡出的?”

  温氏脸上一僵:“庶出的。”

  大温氏只感到眼前一黑,秋家兄弟也是脸色变了变,满是不敢置信。自己艳若娇花的表妹居然嫁了个庶子?

  大温氏眼圈都红了:“棠姐儿好好的一个嫡长女,还长得这副天仙似的模样,怎么就嫁了个庶子。”

  温氏微微一叹,无奈道:“云攀那个孩子……虽然是个庶子,但对棠姐儿好,人品好就行了。”

  大温氏还是替叶棠采觉得委屈:“就算被二房那小蹄子抢了婚,也不至于嫁这样的人家吧。”

  说到这个,蔡嬷嬷就有些气恨:“姑爷原本是叶梨采的未婚夫。当时叶梨采跟张博元跑了,孙氏那下作货就撺拾着老太爷,说把叶梨采的未婚夫还给大姑娘,老太爷子不清醒,就把大姑娘送进了褚家。”

  大温氏听着这话气得想要吐血,心里想着,自己这妹子咋这么倒霉和窝囊。相公养外室就算了,连女儿的亲事都被人算计了去。

  “我要去静静。”说完,大温氏就捂着胸口缓缓出屋子了。

  温氏看着自己的姐姐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很是自责,都怨她不够强硬。

  ……

  叶筠打得奄奄一息,被追风和逢春抬回了靖安侯府。

  安宁堂的西次间里,叶鹤文和苗氏正坐在榻上,听着叶承新和叶承刚禀报着衙门里的情况。

  叶承新口沫横飞:“反正就按着规距判了,说打三十板子,再在牢里关三个月。板子筠哥儿替了,但大哥还得吃三个月的牢饭。”

  叶鹤文恼羞成怒,气得直喘气儿。想不到,他们靖安侯府居然出了个吃牢饭的!简直是祖上蒙羞啊!这说出去,让他的老脸往哪搁?

  “老太爷,不好了!”刘二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叶鹤文花白的眉跳了跳,刘二奔进来,叶鹤文就走过去,朝着刘二就是一脚:“整天不好了不好的,你就不能说句人话?”

  刘二被踹得一个踉跄,滚到了地上。

  “快起来,发生什么事情了?”苗氏皱着眉说。

  “户部那边发下了文书,已经免了世子的官职。”刘二说着递给一本小册子来。

  叶鹤文甚至都没有接,只沉着脸坐在榻上:“我知道了。”

  叶承德出了盗窃这么大的事情,这个六品的小同知哪里还干得下去,上面自然一封免职文书了。

  叶承德书念得不好,连个秀才都没能考上。

  这个六品同知是家里花了二千两银子给叶承德捐回来的。叶承德因不想别人说他只是虚职,所以捐了个做闲散工夫的职位,平时也就在衙门里坐一坐,好显示自己是个有要事办的。每个月只得一两银子的奉银。也不是贪这点奉银,不过是用这官职撑撑门面而已。

  但即使如此,这个官位丢了,叶鹤文还是感到无比羞辱。

  只是,想到自己还有许瑞这么一个会念书的金孙,便脸色稍霁,现在只能忍了!

  “也不知大哥的脑子是怎么想的,好好的非要养什么外室,为了个外室,被打了一顿。”孙氏撇着嘴说。

  在衙门里,她帮着叶承德,是因为想怼叶棠采。同时也希望叶承德这样作下去。现在作掉了那个虚职,迟早作掉了世子之位!到时这世子之位还不是他们二房的,还不是他们荣哥儿的?

  不想,叶鹤文并没有像平时一样骂叶承德,只冷冷地扫了孙氏一眼:“行了,吵吵什么,都出去吧!”

  孙氏一噎,她总觉得,自从那天叶承德跟老太爷到后头说殷婷婷娘对叶承德有救命之恩之后,老太爷就对叶承德养外室的事情没那么反对了。

  如此一想,孙氏倒是高兴了,就让大伯养外室吧!反正那个外室跟了他六年多了,连个蛋都没下过,筠哥儿也是个废的,到时家里就落他们二房手里了。

  第二天一早,叶鹤文去上朝。

  金鸾殿里,叶鹤文站到最末尾的角角里,他虽然是正四品的官,但也不过是个秘书少监,说白了就是个管图书的,职位不重要,平日里都没有发言权,是个扎在人堆凑数的人。

  今儿个一上朝,周围的官员个个都瞅着他古怪地笑。

  叶鹤文老脸涨得通红,想必,定是他那个逆子闹的丑闻被传开了。

  前面的权臣正在激烈争着蝗灾的问题,叶鹤文站得想要睡觉了。

  这时,前面蝗灾问题不知什么时候争论完毕,叶鹤文正等着散朝,前面御史突然站了出来:“皇上,臣有一事要禀报。”

  “何事?”上面传来一个沙哑而又苍老的声音。

  “昨天府尹审了一件案子。就是秘书少监的嫡长子,同为官身,却盗窃妻了嫁妆补贴外室,实在可耻。”一个言官突然说话了。

  上首的皇帝一怔:“啊,居然有这种事?秘书少监?哪个啊?”

  叶鹤文平日里总盼着能靠到前面,被天子召唤,今儿个确是召唤了,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丑事。

  叶鹤文老脸涨得通红,连忙急急上前:“老臣在……”

  皇帝往下一瞧,觉得眼熟,想了想才道:“哦,这不是靖安侯么?”

  自己在皇帝跟前刷了一回脸,叶鹤文不知是悲还是喜:“是老臣……”

  “啊……你怎么教儿子的?”老皇帝直接来了这么一句。

  “老臣知罪……现在儿子也已经被府尹收监。”叶鹤文要气死了,这种脸果然是不能刷的。而且,他的儿子早就受到教训,也进牢房了,这些言官居然还拿这个出来说。

  “子不教,父之过。”言官冷声道。他最恨这些无耻之事,定要挑出来,让皇上审审才行,“请皇上定要重罚。”

  “那就罚奉一年,官降三品。”老皇帝说着打了个哈欠,显然是累了。“散朝吧!”

  叶鹤文听着这话便是眼前一黑,只觉得头晕目眩。

  官降三品?他花了几十年时间,好不容易才爬到这个位置的,居然就降三品了?他现在是正四品的秘书少监,降三品即成了从五品,以后连上朝听政的资格都没有了!

  言官见叶鹤文被处罚了,这才心满意足地一笑。

  叶鹤文脸一阵青一阵白地往外走,一些与他不甚对付的同撩更是拍着他的肩膀说:“总会慢慢升上去的。”

  还慢慢升上去?他都六十的人了!

  叶鹤文恨不得回去把叶承德从牢里拖出来打一顿,竟然害得他这般丢脸。

  但眼前只能忍!只能盼着他的宝贝孙子许瑞中举,明年春闱再中进士状元,到时就能狠狠地打这些人的脸。

  如此想着,叶鹤文便急急地地出了门,上了轿,急急地往家里赶,只恨快些远离这些人。


  (/64_64024/405633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
友情链接:沧元图  黄大仙开奖  网投论坛  118图神  六合网  澳门足球商  365网  bwin体育门  超品相师  欧冠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