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多担待(一更)_家有庶夫套路深_穿越小说_笔趣阁
笔趣看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138章 多担待(一更)

第138章 多担待(一更)


  叶鹤文正怒恨叶棠采和秋家上次把叶承德弄进牢里的事情。

  但他顾忌着许瑞马上就要认祖归宗,他的孙子想往仕途上走,那就得爱惜羽毛,家里不能再闹腾了。

  “棠姐儿你带什么回来了?”叶玲娇笑着道。

  “就是月饼和点心,什么馅儿都有了。”叶棠采说。

  惠然已经提着东西上来。在苗氏的榻傍,有一张大大的圆桌,惠然就把中秋礼上面,一共有六包月饼,还有好些点心,都是千味楼的东西。千味楼是京中有名的点心铺子,东西好吃,但也贵得很。

  而圆桌另一边,也有好几包东西,惠然见着包装,那是一品斋的。一品斋可不及千味楼。

  叶梨采和孙氏看着叶棠采带回来的东西,怔了一下。叶梨采脸色很是不好,因为她买回来的东西不及叶棠采的好。

  “棠姐儿家里穷,还买这么多好东西。”孙氏呵呵冷笑一声。

  叶棠采白了她一眼:“是啊,我家里穷,都要买好东西。二妹妹家里富有,怎么不买好点?”

  孙氏和叶梨采一噎,叶承新觉得脸上无光。

  叶鹤文瞧不得叶棠采踩叶梨采,毕竟叶梨采再不挤也是张家的嫡长媳,张博元又下场了,以后指不定多风光。

  将来少不得要跟他的孙子许瑞在官场上互相扶持,便冷冷道:“东西贵不贵都不重要,有孝心就好了,一品斋的东西我最爱吃。”

  叶梨采见叶鹤文帮她做脸,便说:“对啊,我知道祖父最爱一品斋了。”

  叶棠采冷冷一笑,都懒得瞧他们了。

  她回来,是为了看温氏和叶玲娇的。

  苗氏见气氛不对,连忙转开了话题,笑道:“今年倒是凉得快,到了中秋,说不定会更冷一点。”

  “是冷了一点,但这也有好的。就是中秋后不是秋闱么,若是家里有人中了的话,家里摆席宴,天气冷一点,吃得也热乎一些。”孙氏又要往张博元回乡科考的事情上扯,笑得乐不开吱的。

  苗氏和罗氏呵呵两声,就在刚才叶棠采还没回来之前,孙氏就拼命地说张博元要科考云云,现在又说。

  心中直嘲孙氏一件事要得瑟几十百遍,听得她们都烦了。

  不想叶鹤文却很是有兴致,不住地接话:“这话说得有理。若真中了,少不免要大办一下。桌上要摆状元鸡和登科酒。”

  叶鹤文越说越高兴,他想到的是许瑞。

  他六十的人了,连作梦都没想到,自己也有准备这些的一天。他记得当年叶筠出生时,家里也是埋了状元红的。

  但后来叶筠废了,他就忘了,以后若许瑞中了进士,倒是可以挖出来。

  如此想着,叶鹤文眉眼都是笑。

  叶棠采看着他笑,她也在笑。心里想着:你尽管开心吧!得意吧!现在多笑一会,以后有得你哭的时候!因为人家跟本不是你的孙子,啧啧。

  叶棠采一边嗑着瓜子,一边乐呵。心中已经有了算计,等着他们最风光得意之时,就把他们给毁了,想想都爽。

  “娘,桂香水榭的那边的桂花开满了,我要摘些回来,一会儿拿到厨房做菜。”叶玲娇说。

  “那你们去吧!”苗氏说。

  “棠姐儿,薇姐儿,大嫂,三嫂,咱们一起去。”叶玲娇笑着说。

  温氏和罗氏几人早就烦了孙氏的聒噪,连忙笑着答应,然后走出门。

  叶梨采看着屋子空了大半,小脸沉了沉。

  以前,未嫁之前,到哪里,叶玲娇都会叫上她、叶棠采和叶薇采一起的,姐妹们一起玩闹,现在却独独叫了她们而孤立她。

  得了张家婚事之后,叶梨采便觉得自己成了人生赢家。自己是高贵的张家嫡妇,回到娘家来,会得到众星捧月的待遇,不想,却发生了张曼曼的事情,弄得她很是没脸。

  但即使如此,她还是张家嫡媳,丈婿也争气。怎么着也比叶棠采这个破落户庶妇的强。叶玲娇居然还要孤立她!

  叶梨采说不出的气恨,手紧紧地捏着。暗暗发誓,总有一天,她要她们都跪在她面前。

  苗氏见叶玲娇孤立叶梨采,也是暗暗着急,恼恨叶玲娇任性。

  ……

  叶棠采几人一起出了安宁堂,吱吱喳喳地前往桂香水榭。

  阿佩早就奔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拿来几个花篮来,几人一人一个地挎着。

  叶棠采拉着叶玲娇落在后面:“表叔那边查得如何了?”

  “就是那样。”叶玲娇一脸为难,“就是见他天天去听戏,也有给那若兰姑娘打赏,然后就回家去,偶尔到摘星台跟人弹琴。越查,觉得……咱们好像真误会了。”

  叶棠采皱了皱眉。

  “那天就是姑娘太冲动了。”阿佩低声道:“不过是听戏伴了几句嘴,就胡思乱想的,闹得这么难看。又是跟老太太告状,又是跑去找那个花旦。”

  叶玲娇捂着小脸,羞得飞红:“实在是大哥……”

  实在是叶承德的事情那些天闹得太厉害了,由不得她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的。

  一边说着,已经到了桂香水榭附近。

  桂香水榭之所以叫这名字,当然是因为附近种着一片桂花,远远的,就能闻到阵阵清香。

  几人走过去,就扎到花丛里摘花。

  叶棠采和叶玲娇才摘了半篮子,远远就见一个丫鬟奔过来,跑到叶玲娇面前说:“姑娘,你娘舅家来人了。”

  叶玲娇一怔:“怎么突然过来了?”

  “是不是给祖母和祖父送月饼的?”叶薇采怯声道。

  “你这傻孩子。”温氏笑道,“送月饼都是外嫁女往娘家送的。哪有反过来的。”

  罗氏说:“玲姐儿,快过去瞧瞧。”一边说着,一边把花篮子递给了一边的丫鬟。

  不知为何,叶玲娇心里有些忐忑,众人只得随着湖衅往回走。

  走进安宁堂,还未进屋,就听到孙氏的笑声。

  叶玲娇脸上黑了黑,丫鬟掀了帘子,众人就鱼灌而入,罗氏笑道:“舅母和表弟们来了。”

  叶棠采往屋里一扫,只见屋里的圈椅上坐了四人。

  苗氏的大嫂彭氏,那是个四十来岁的妇人,脸微圆,长得和谒,穿着棕色暗葫芦纹的禙子,个子小小的。

  下首坐着她的两个儿子,长子苗基全,次子苗基和,还有长媳黄氏。

  黄氏是个二十五六岁上下,穿着丁香色的缠枝交领裙,身量高桃,面相精明,看到来人,一双吊梢眼便瞥了过来。

  黄氏第一眼就落在最打眼的叶棠采身上,然后又瞧向叶玲娇,笑道:“唷,表妹回来啦。”

  “舅母,表嫂,大表哥,二表哥。”叶玲娇向着众人见了礼,喊到二表哥时,目光落在苗基和那冷淡的脸上,心里发疼。

  “玲姐儿,快坐着吧,不必多礼。”彭氏和蔼地说道。

  但哪里有这么多椅子,只得温氏和罗氏坐了下来,叶棠采、叶玲娇和叶薇采都在温氏和罗氏身后站着。

  “舅母和表弟们上门,莫不是跟老太太讨月饼来了。”孙氏笑着打趣了一句。

  黄氏走到中央:“既然来了,咱们就明人不说暗话了。”说着看了叶玲娇一眼,又盯着苗氏,笑道:“月底就是二弟和表妹大婚,论理,咱们不该这个时候上门来的,也不该让二弟和表妹见面。但有一事,咱们家实在咽不下去。”

  “唷,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啊?”孙氏和叶承新一听,知道他们来者不善,孙氏觉得有好戏看了,就插了一句。

  苗氏气得肋下生痛,冷扫了孙氏一眼。

  “这件事就要问姑母和表妹了。”黄氏呵呵冷笑,“二弟和表妹订亲多年,咱们家把表妹当嫡亲儿媳那般看待,哪曾想,姑母和表妹居然着人去探查二弟,说二弟在外头乱来。”

  听着这话,叶鹤文老脸一黑,不由的瞪了苗氏和叶玲娇一眼。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孙氏听着很是乐呵,脸上却担心。

  “我们想问一句,他究竟干了些什么事让你这般怒恨!”彭氏气道,说着又望向叶玲娇,“玲姐儿你倒说啊,毕竟要嫁的人是你,你若不满意,这亲事不结了!”

  叶玲娇小脸一僵,吱吱唔唔起来。

  叶鹤文倒是知道了,上次叶玲娇闹着退亲他也在场,气不打一处出,盯着叶玲娇怒喝一声:“瞧你闹的事儿。”又对苗氏道:“不过是玲姐儿任性,你就小题大做,弄成这般模样。”

  “等着,我也有一事想要问一问大嫂和侄儿。”说着朝着钱嬷嬷看了一眼。

  钱嬷嬷立刻转身走向卧那边,不一会儿不知拿了什么过来,交到了苗氏手里。

  苗氏把东西打开来,只见是一张皱巴巴的白色纸盏,她拈起来:“我毕竟只得一个女儿,少不免担心她,就着人到戏楼那边问一下,回去的时候,不知谁撞了我一下,给了我塞这个纸盏。”

  众人一怔,都看过去,只见上面写着一句话:苗基和在外金屋藏娇。

  众人都惊了惊,孙氏和叶梨采一脸的幸灾落祸。

  叶玲娇小脸煞白,她都不知道还有这个。

  苗家人看了一眼,黄氏怔了一下,就气道:“这是哪个杀千刀的陷害二弟!”

  “对啊,谁干的?”苗基全怒道。

  “五妹,难道就因为这个,你对基和查了又查?”彭氏脸色铁青着,接着呵呵直笑,“我倒是不知道,不知是谁故意弄的东西,倒是让你不分青红皂白倒腾这么多事情。”

  “我就一个女儿,只能小心又小心,总想着不会空穴来风。”苗氏说着把手中的纸盏砰地一声,拍到炕桌上,“而且我不用查也知道是谁写的信盏了。你们瞧着不觉得眼熟?”说着望向苗基和。

  苗基和一张俊美的脸有些白。

  苗氏皱着眉头,看着苗基和:“我倒是想知道,玲姐儿就这么不招你待见?”

  众人一怔,这才反应过来了,合该这纸盏是苗基和自己写的,然后找人塞给苗氏。

  “哎呀,你个混帐东西!”彭氏也反应过来了,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指着苗基和,手指直颤抖:“一天到晚就知道作妖,就不能安生一些?”

  “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在外头有人?所以一直拖着婚期,不愿意成亲。”苗氏想起以前叶玲娇为着他老央着延婚期,想着便气得鼻子都歪了。

  “怎么可能!”彭氏怒喝一声,看着苗基和,“你又在闹腾什么?”

  叶玲娇整个人都怔怔的,叶棠采神色淡淡,都看着苗基和。

  苗基和俊美的脸煞白,别过头,闷声道:“我就是不想成亲。我想去塞北……前一阵子就叫表妹延了婚期,她不愿意,那就算了,原本是我的错。前一阵子在街上撞到,去戏楼听戏……跟她吵了几句嘴,我气走了……”

  “表弟,这就你不对了,吵几句嘴你还气走了。”叶承刚皱着眉说,这气量未免太窄。

  “就为这点事?”苗氏气道。

  “后来我觉得这样做好像不好,又折回去,却听得她在雅间里说我跟大表哥一样,在外头养外室,说不嫁了。”苗基和说着冷哼一声,“刚好我也不想成亲,见姑母在街上,干脆给她写个纸盏,好让她放弃这桩婚事。”

  孙氏啧啧:“玲姐儿,这就是你不对了,怎么能说这种话。”

  罗氏道:“二嫂有你这样的吗?玲姐儿也不过是说说气话,表弟就这般作为,实在过份了。”

  “行了,你们俩吵吵啥!不过是小孩家家拌嘴而已。”叶鹤文连忙说,又瞪向叶玲娇:“玲姐儿,都是你爱闹腾。”

  叶玲娇却是眼圈红红的,委屈极了,哭着说:“怨我?谁叫他总推着不愿意成亲,又在戏楼含情脉脉地盯着台上的花旦儿,那里都快成他的老窝了,我还不能够多想?”

  苗家人听着也是心中有愧,黄氏叹了一声:“玲姐儿,我们这二弟就是摆弄着这些词儿曲儿起家的,自然爱听戏曲,否则哪来的灵感写曲弹琴,在这上面少不免计较一些。你就多担待吧!”


  (/64_64024/401497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ukan.com
友情链接:威尼斯人  黄大仙开奖  彩神  87彩店  足球彩网  无极小说网  365魔天记  足球赛事规则  365娱乐帝军  246天天好彩舰